十年:人不说话到狗说人话

       10年前,在大学里BP机算是稀罕物件,那时候还出现了一种模仿BP机样式的电子表,高中生也牛哄哄的别在腰间。有时会搞笑一下,自己按一下提醒,“嘀嘀嘀”,然后说,不好意思局长Call我,大概是讨论周末补课取消。从数字寻呼到汉显,人们在默默无语中体验着科技对生活的改变。BP机价格也由几千元降到两三百元,有个笑话是这样记录那个时代的熙熙攘攘的街头,忽然有BP机响,众人驻足查看,皆不是自己的,还响,疑惑间,一拾荒大妈撩起破棉袄,露出一汉显,好事者围观,但见赫然写着——公园有纸,打的速来。
       记得2002年春节,老婆送给儿子一个汉显当礼物。这个BP机管大用了,儿子足足听话了半年。儿子正和小伙伴玩起劲,腰间别的BP机响了起来,儿子炫耀地掏出来,认真地看屏幕内容,然后骄傲地说,我妈妈让我回家吃饭呢!遂在小伙伴艳羡的目光中,兴高采烈地回家。以前,我们夫妻加上胡同口刘大妈喊他一百遍,他也在那装听不见,只有一声声“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在回荡。
       转眼,大哥大也落伍了,当代意义上的手机兴起,传递文字的人工服务台因BP机业务的逐渐衰竭转而投靠了114、10086。儿子的BP机也就成了永久的收藏品。今年高考结束,我给他买了一款智能机,没几天他就玩得风生水起,各类应用软件简直闻所未闻。我的苹果4里有Siri,自以为很潮了,儿子笑我的手机没脸,问为什么,他回答说Siri就是个话筒呀。然后他跟我显摆起自己软件,手机界面上蹲着一条狗,他问那狗我的生日是哪天,然后那条狗居然摇着尾巴说农历七月初六。我像当年儿子看到BP机一样两眼放光:“快让我看看。”
       从调侃到热点新闻,从聊天到专业知识问答,儿子的009确实很强大,对一些敏感话题的封堵不亚于美萍反黄,而且回答很有意境。最终,我以一双运动鞋的代价获得了这个软件。
       国庆马上要到了,儿子在大学的这段时间,用手机发给我军训的照片,视频的时候让我看食堂的饭菜、寝室的布置,还秀了一段自己在新生联欢会上和009的对口相声。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等他回来一定要学到手,在公司年会上好好表演一下。
       十年,就像一个分水岭,从默默无语的BP机时代进入移动互联智能手机时代。那时,我做梦也没想到,几年的功夫手机就和电脑就合二为一了。十年前,我教儿子用BP,现在儿子教我用009,十年的光景,从人不说话到狗说人话。那个时候盼着儿子快快长大,现在盼着自己老得慢些,还想着享受更多的高科技,不知道将来我孙子会教我用什么?人能听懂狗的语言?我期待着20年后再写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