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揭开大闸蟹盖看文化

       以前,外国人喜欢吃海里的螃蟹,中国人喜欢吃淡水里的大闸蟹。一般来说,大闸蟹特指中国长江系的中华绒螯蟹,大闸蟹的味美已经引得外国人开始大快朵颐了,不仅在阳澄湖巴城旅游度假区,就是在德国、荷兰、美国都能看到各国勇士与大闸蟹“搏斗”的身影。都说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吃饺子最多能了解一千八年的,吃大闸蟹却能了解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通史。揭开大闸蟹红彤彤的盖子,有人看到的是蟹膏,有人看到的是蟹黄,有人看到的是看文化。
       一、娱乐文化:捕蟹达人
       近年来,阳澄湖畔的巴城镇依托阳澄湖做大文章,将大闸蟹经济打造成了致富群众的支柱产业。大闸蟹经济的年产值近30亿元,其所产生的效益占到全镇农民人均收入的40%。目前,全镇围绕阳澄湖大闸蟹做餐饮生意的商家多达1200家,有近2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大闸蟹经济产业链中,已形成了300多人的持证经纪人队伍,成为炙手可热的“螃蟹达人”。阳澄湖一年最多只能产2500吨大闸蟹,要吃地道的,当然要和这些“螃蟹达人”搞好关系了。 
       巴城一年一度的蟹文化节活动,是当地展示特色经济、地方文化和现代农业发展的重大盛会,还被央视做过直播专场,韩红、阿牛等一线明星悉数到场。今年的蟹文化节与昆山市第三届美食节结合举办,推出了阳澄蟹宴、地方特色名菜、名宴展等,将江南水乡美食和昆山特色美食展现给中外来宾。
       今年的蟹文化节上,巴城现代渔业产业园与江苏神骥感知农场联合推出手机游戏“捕蟹达人”。以“智慧养殖、科技营销”的模式,专为推广和推销巴城大闸蟹文化以及巴城现代渔业产业园所生产之“巴城”牌正宗阳澄湖大闸蟹,并以此扩大巴城阳澄湖大闸蟹的品牌效应与知名度。目前这款“捕蟹达人”的游戏只推出了苹果IOS版,果粉们可以骄傲一下了,因为人世间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吃完阳澄湖大闸蟹,用自己Iphone5玩“捕蟹达人”,赢别人的积分换奖券,再换它一箱巴城镇政府特供的最正宗大闸蟹。据说奖券还可以换其他绿色有机农产品,果粉们可以去http://bxdr.playw123.com下载安装“捕蟹达人”,安卓控们也不要着急,估计很快就会有安卓版了。
       一个渔业园、一个农场怎么会做起手机游戏来了?原来神骥感知农场背后是神州图骥地名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昆山的科技与文化复合型公司,不仅针对“蟹文化”推出了“捕蟹达人”,还针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推出了智能语音交互软件009,通过与用户对话交流或定位用户的位置,009这只中华田园犬会讲述丰富的中华文化知识、故事、人物与事件。
       据悉,神州图骥认为文化是公司的灵魂,针对早于农耕文明的渔猎文化将推出多款游戏产品。神州图骥计划使用009的形象推出以狩猎为主题的游戏,游戏地图将以各省为背景展开,届时用户将可以带着自己爱犬转战中华大地。神州图骥还将用最新技术复原巴解大战螃蟹的情景,退出一款塔防游戏,到时候螃蟹们可就没有“捕蟹达人”里的那么容易被抓住了,它们会主动进攻,还会打洞,你要小心啦!
       二、饮食文化:中国人是怎么开始吃螃蟹的?
       那是在遥远的尧舜禹时代,当上海市还是一片汪洋的时候,江南鱼米之乡经常冒出许多横行霸道的“甲壳虫”,双螯八足,形状凶恶,闯进稻田糟蹋稻谷,还用犀利的大螯伤人,成群结队如狼似虎,被称为“夹人虫”,和长虫、大虫有得一拼。
       后来,大禹到江南开河治水,派壮士巴解到阳澄湖地区督工。夜里,“夹人虫”循着工棚旁的篝火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爆发了人虫大战。混战到天明,“夹人虫”才纷纷退入水中,民工死伤无数,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巴解苦思妙计,带领大家筑土城,挖壕沟,大家住到高高的土城上,天黑时再点起篝火烧开热水。“夹人虫”再次来袭,受阻在壕沟,然而却相互踩踏着攀爬,此时土城上的人纷纷把陶罐里的沸水浇下来,“夹人虫”就这样被烫死了,把壕沟都堆平了。热水蒸腾出一股引人开胃的鲜美香味,被烫死的“夹人虫”浑身通红,两只大鳌依旧耀武扬威,大家一时不知所措。
       巴解好奇地取过一只吃起来,感觉味道鲜透,是从未尝过的美味,大家见他吃得开心,胆子大的人也跟着吃起来。从此,被人畏如猛兽的害虫一下成了嘴里的美食。大家为了感激敢为天下先的巴解,把他当成勇士崇敬,用解字下面加个虫字,称“夹人虫”为“蟹”,意思是巴解征服了“夹人虫”,是天下第一食蟹人。
       上世纪90年代,在昆山阳澄湖区域发现了距今5200年的赵凌山文化遗址,后来又陆续发现巴城龙潭滩、周庄太史淀、玉山镇荣庄等多处同时期的良渚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器、石器、陶器,在我们的先民食用的废弃物中,还发现了蟹壳。良渚文化核心区在长三角地区,以后扩张到西到安徽、江西,北接山东,一直影响到山西南部,占据了半个中国,随着良渚文化的扩张,吃螃蟹的习惯也在中国传播开来。
       地名文化:巴城的由来
       先有巴城镇,后有昆山市。大禹因为兴修水利,治水有功,舜禅位给大禹,而禹分封功勋,巴解因为疏通江南水系有功,且又发现了一种重要的食物,被封为王。巴解筑土城大战螃蟹,阳澄湖边的土城成为巴解封地的治所,称为“巴城”。后代人为了纪念他,还在巴城的北边造了一座巴王庙。
       据史料记载,约距今5000年,巴城就有人类活动的踪迹,而至汉、宋之后,这里聚集起了很多当时为避北方战乱的人,形成集市。明清时期,成为水上交通要道,物产丰富,巴城又成为苏州通往上海的一个重要交通节点和工商重镇。
       秀美的阳澄湖,不乏阳刚底蕴,远有巴解大战“异形”;中有夫差阅兵讨越,周瑜陆逊屯扎水军虎视长江;近有阳澄湖抗日武装横扫敌伪,阿庆嫂智斗顽敌。
       说几句题外话,阿庆嫂的原型石雪珍是常熟横泾人,后嫁到阳澄湖畔的陆家,与婆婆、丈夫都参加了对敌斗争。1992年常熟建沙家浜镇,其前身就是横泾人民公社,这其中是否有意借助戏剧《沙家浜》来宣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总算是有点渊源。大概碍于剧本原文和传唱大江南北的那句“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还有尽人皆知的地理知识,常熟总算没有把昆承湖改名叫“阳澄湖”。
       三、建筑文化:中国筑城史的源头
       五千年前的巴解为了对付大闸蟹这个爬虫,带领苏州人民掘土为沟,堆土为城,燃篝火烧沸水为防御利器。很庆幸,中国筑城史是在与自然界的斗争中开始的,而不是在人类的战争中,中国的第一座城是一件艺术品,在黑泥黄沙上覆盖红彤彤的蟹盖,水雾环绕,散发泥土芬芳与蟹肉鲜香。
       从一开始,苏州的建筑文化就融入了艺术的底蕴,这大约就是苏州园林的精神渊源。据说春秋时期的吴国建都姑苏时,苏州园林就出现了,进而形成于五代,成熟于宋代,兴旺于明,鼎盛于清。
       苏州建筑闻名于世,主持设计和修建北京紫禁城宫殿的蒯祥就是苏州香山人,由于香山匠师手艺精绝,擅长复杂精细的中国传统建筑技术,被称为“香山帮”,是明清以后中国传统建筑在江南的重要流派。几百年来,从苏州园林到皇家宫殿、陵寝,香山帮匠人的杰作苏州园林和明代帝陵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也被列为首批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四、海洋文化:神秘的偷渡客
       当紫禁城的夕阳再次落下,转眼到了清末民初,1912年,德国官方报告中说发现了中国大闸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大闸蟹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罕有天敌,很快把“地盘”从易北河扩展到整个莱茵水系,乃至整个欧洲大陆,甚至远征英伦三岛。海量的大闸蟹每年都会上演蔚为壮观的千里大迁徙,到海口附件产苗,长成幼蟹后,逆水洄游。
       这群家伙原来主要生长在朝鲜半岛至中国福建沿海地区,怎么跑到国外的水系里“称王称霸”了?1933年,德国科学家终于弄清了其中的原因。原来鸦片战争以后,中国被迫开放沿海、长江等地城市为通商口岸,这些地方停满了来自各国的商船。船只为了保持稳定,蓄水舱内都会注满压舱水,蟹卵和蟹苗非常小,随着压舱水“潜伏”到商船里。后来这些商船返回欧洲,将压舱水排出,蟹卵和蟹苗也将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当地水系。就这样,中国的大闸蟹“侵入”了德国、荷兰、英国、荷兰、美国和加拿大等国。
       大闸蟹确实对欧美的生物资源、渔业生产、环境造成了一定影响,直到今天,很多欧洲人还是看蟹色变。套用一句名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侵略和掠夺别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以英国为例,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大闸蟹军团生命力极强,很快适应了英伦三岛的环境,还极抢占英国本土水生物的领地,它们强大的战斗力很快就使英国本土的红蟹甘拜下风,逃之夭夭,大闸蟹大有锐不可挡、不可一世之气概。
       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回忆对比”更是得出结论说:未来,大闸蟹将在所有英国河段、港湾大肆繁衍,形成新一轮的“蟹口爆炸”!英国专家还认为,大闸蟹出色的打洞能力可能使得英国的一些河岸堤坝满布蟹洞从而变得危险。
       好在,情况已经改变。从1995年开始,一些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家庭,开始在德国食用大闸蟹。据说一个勇敢的德国渔民史坦菲闭着眼睛,尝了一口大闸蟹,发觉鲜美之极,便先全家、后全村地尝鲜,最后吃蟹者越来越多。欧洲人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张牙舞爪的家伙是美食,很多餐馆都开始批量订购大闸蟹,俘获了不少人的心。德国淡水渔业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表示,如今每年至少会捕捞200吨大闸蟹量,已经足以把德国水域里的大闸蟹数量控制在一个不影响当地生态环境的水平,可谓一举两得。
       在英国,当地华人不无幽默地提出在迅速消灭大闸蟹的合理化建议:一、让英国人像当年吃西红柿那样学会品尝大闸蟹的美味;二、请向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大量“倾销”英国捕获的大闸蟹。要知道,即使在德国卖给中餐馆的大闸蟹也不过每公斤5—8欧元,对比国内价格,确实让老餮们眼红。
       五、民俗文化:谁是中国蜗居第一人?
       你觉得谁是中国蜗居第一人,海萍还是海藻?都不对,是一位和尚,蟹和尚是中国蜗居第一人。在阳澄湖地区们流传着“蟹和尚”的故事,这个“蟹和尚”就是当年的法海和尚。
       这还得从《白蛇传》说起,话说白娘子出塔,玉皇大帝派太白金星下凡查办法海,法海逃到阳澄湖边时,无路可投,情急之下从蟹壳的缝隙里钻进去,躲藏在蟹壳,太白金星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他一条生路,法海必须安分守己,在蟹壳里修炼正果!法海从此只能蜗居蟹壳,终日盘腿打坐,尊旨修行。
       鲁迅先生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提到了如何发现“蟹和尚”:秋高稻熟时节,吴越间所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红之后,无论取哪一只,揭开背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一般鲜红的子。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着锥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一个罗汉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着的,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蟹和尚”,就是躲在里面避难的法海。
       六、文人文化:从美味中获取创造的灵感
       当越王勾践成为春秋霸主,会盟诸侯时,当周瑜三江口大宴文武,群英聚会时,当韩世忠围堵黄天荡,梁红玉擂鼓战金山的庆功宴上,有没有螃蟹这道菜,不得而知。文人们却把自己的喜好记录了下来,流传后世,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唐代诗人李白曾赞道:“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苏轼曾自称“吴中馋太守”,有诗:“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 陆龟蒙有《蟹志》,杨万里有《糟蟹赋》,李渔在所著《闲情偶寄》中自称以蟹为命,一生嗜之。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和北京做大闸蟹最有名的晋阳饭庄比邻而居,把一部《四库全书》都沾染了大闸蟹的鲜香。
       章太炎是清末著名的思想家家,妻子汤国黎当时也颇有名气,汤大才女生平最嗜螃蟹,有诗为证:“不是阳澄湖蟹好,此生何必住苏州!”泰戈尔1924年来到中国,住在徐志摩家中,陆小曼请他品尝大闸蟹,令他终身难忘,回国写出了《中国的谈话》。在鲁迅先生生活的那个年代,大闸蟹是一种价廉味美的食品,鲁迅先生喜欢吃蟹,也喜欢买蟹送朋友,也不时写蟹。吃蟹,津津有味;写蟹,则涉笔成趣。
       1992年9月,聂卫平一行到香港作客,武侠泰斗金庸在家中设蟹宴招待棋圣聂卫平,聂国手一口气吃完了13只大闸蟹,引得四座皆惊。或许,大师就是从吃蟹中感悟了武学的精髓,大师就是把围棋变幻莫测的招式用到了吃蟹上。
       从古到今,无数文人墨客似乎都从这人间美味中获得了灵感。